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焦虑的小黄车 ofo如何“跪着活下去”

日期:2018/12/21     阅读:     来源:华夏时报

  在享骑宣布暂停本部退押金渠道的同时,此前的单车巨头、2018年陷入多次舆论漩涡的ofo,拟通过调整来缓解发展中的危机。

  11月28下午,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发表全员公开信,宣布ofo全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升级,不但重新整合各职能部门,还成立了三个中心,协同作战。

  从年初的财务危机到年中“卖身”传闻以及到后来的戴威辞职风波与搬离总部,持续处在焦点中央的ofo似乎并没有消停过,虽然其间曾获得过多次融资,但始终没有走出困境泥潭。而此次ofo高层变阵,能否活下去备受业界关注。

  “跪着也要活下去”

  经历搬迁风波之后,ofo正寻求内部架构的重大调整找回昔日的辉煌。

  11月28日,《华夏时报》记者获悉,戴威开始动刀组织架构。希望“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

  “充满挑战的2018年即将过去,属于我们的战斗还在继续。”戴威坦言,为了更好地聚焦目标、协同作战,应对更加复杂和困难的生存环境,公司经过慎重讨论,决定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和升级。

  《华夏时报》记者从戴威的内部信中看到,此次戴威组织升级的主要内容包括“人才和组织文化建设”重新整合各职能部门,成立了三个中心,“战略财务与法务中心”、“研发与大数据中心”和“产品与增长中心”。

  “ofo如此压缩式的部门合并,无疑是显现出戴威迫切自救的信心。”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而这也不是戴威第一次迫切地自救。

  记者还注意到,此次戴威的战略调整中,最关键的负责人也进行了大换血式的调整。戴威内部信显示,池文明出任公司首席人才官(CPO),兼任人力与行政中心负责人;周伟国为国内运营事业部总经理;Jeremy Chen(陈为)为海外事业部总经理。

  据悉,池文明原是ofo全国运营负责人,此次出任CPO兼任人力与行政中心负责人,无疑是直线飞升,而周伟国原是ofo小黄车西南区域负责人,也是直线升级,此前是产品官的陈为也有了自己的地盘,明降暗升。

  对此,戴威的解释是,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组织升级、团队成长、个人进步的机遇。

  “到底是机遇还是挖坑,对于岌岌可危的ofo来说,目前只能聚焦在职位上了,更多的估计戴威也拿不出。”有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因为ofo已经到了发展中的最关键时刻。

  据此前戴威在内部大会上坦言,目前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而押金退还的周期被延长同样也是因为资金问题,但不影响退还。

  此前媒体曾报道称,今年5月15日,戴威已拒绝了滴滴方面的潜在收购要约,并号召公司员工“战斗到底”。在当时ofo举行的内部会议中,戴威把ofo的现状比作是电影《至暗时刻》中英国政府和首相丘吉尔所陷入的被动战争局面。按照戴威的说法,ofo在未来要继续保持独立发展。

  “此前一直风光的ofo大举扩张,在资本的多次围剿之下,最终却沦为弃子。”上述观察人士告诉记者,而今天的ofo无疑是发展的典型。

  不能回避三大挑战

  “虽说戴威借此次强压缩式调整让ofo似乎又有了缓气的机会,但ofo要回到此前的辉煌不是轻易而举的事情。”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评论说,不单单是资金和资本,更重要的是消费者对ofo未来发展的信心。

  根据资料显示,11月份ofo有1300万月活,按照一辆车押金平均 150元一辆(有的用户是99元押金,有的是199元),那么押金的总额大概是20亿。

  “如今,ofo还要靠股权抵押度日,压力不小。”上述人士对记者评论说,在与资本持续僵下去的现状下,戴威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仅靠倔强的性格,能真正解套吗?目前看来仍是一个最大的悬念。

  此外,多处的欠款和官司缠身,也是戴威不得不直视的问题关键。

  根据资料,去年6月,腾讯曾报道,天津刘园ofo维修厂因欠薪开始罢工,并拉起讨薪横幅“小黄车还我血汗钱”以示抗议。此后在武汉、上海等地也相继传出ofo欠薪的消息。

  虽然此前《华夏时报》记者采访ofo相关负责人时,均遭到官方的否认,但一起起的官司似乎证明了ofo拖欠多家企业款项的事实。

  资料显示,8月31日,上海凤凰(600679.SH)发布诉讼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因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方)赔付货款6815.11万元。而东峡大通就是ofo小黄车所属的一个公司主体,法人代表戴威。

  除此之外,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些都是资本能解决的问题,而戴威最棘手的挑战是消费者信心问题,ofo一旦失去消费者的信赖,再想翻身,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从近两年ofo投放量的持续减少以及此起彼伏退款声中不难发现,ofo其实在走下坡路。

  相关数据显示,过去一年,ofo在上海凤凰的采购需求在锐减。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锐减情况从今年开始尤为明显,在今年4个多月时间,凤凰自行车或仅向东峡大通提供了8万余辆自行车。

  ofo另一家供应商飞鸽自行车的采购有同样的情况。飞鸽一位离职总监黄晓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去年6月份开始,飞鸽来自ofo的订单量开始减少,“起码降了一半,之后基本就没有再增长”。

  “在ofo潮起潮落的背后,最关键的是模式问题。”有业内人对记者评论说,一直强调扩张的ofo只是注重资本,最终却被资本所裹挟,如果起初就开始搭建盈利模式,也不至于走到今天的困境。

  此次架构调整后的ofo再出发,是否会再度思考未来的盈利模式问题?

      西安网站建设西安小程序制作发布西安软文发布西安微信营销西安微博营销西安网络广告投放西安电商运营西安网络推广西安网络公司

相关文章